您的位置:首页  »  少妇小说  »  美脚的噩梦
美脚的噩梦
「喂,想什么哪?」同桌李林用手臂碰了碰我眯着眼睛问道
  我把思绪收了回来偷偷地瞟了一眼她腿上那双可爱的白色丝袜,咽了口口水说道:「没什么,在想过几天考试的事。」「呸,再偷看就挖了你那双狗眼!」李林伸出芊芊玉手两根手指弯曲对着我眼睛晃了几下继续说道:「我知道你在想什么,我说过多少次了,没事的,对了,你知道那天陈强写给我的信说的什么吗?」嗯?她那天不是没看直接就丢了吗?她怎么知道陈强写的是什么?
  没等我接话李林就伸了个懒腰慢慢悠悠的说道:「不用猜也知道,他应该是想成为我的奴隶。」「你怎么知道?万一他是想……」我这段时间和李林相处的不错却也有些不服气了,觉得李林有些太过自信了,虽然她有自信的资本而且根据陈强这段时间的表现来看她说的应该是事实。
  李林冷哼了一声从课桌里随手拿出了一摞信,眼皮上挑挑衅道:「这些是我这些天收到的信里的一部分,都是些求成为我奴隶的人写的,还有,是不是这段时间没收拾你了,皮痒痒了是不?居然敢质疑我的话!」我连忙笑着打了几个哈哈,的确,自从那天看着她用高跟靴把陈强的蛋给爆了后我从心底有些害怕了,可小弟弟却有些忍不住了,这几天每当看着她我都会想起被她踩在脚下时的样子。
  李林对我做出了一个鄙视的表情,继续说道:「他要是写的是些别的什么那就不是爆一个蛋那么简单了,对了,你还不知道吧,其实我只踩爆了他一个蛋,没让他断子绝孙,他可得好好的谢谢我大发慈悲。」李林一边说着一边踮起脚上穿的那双白色帆布鞋在地上碾动着。
  我低下头看着李林那在地上左右碾动的帆布鞋艰难的咽了口口水,怕再和她在这个话题上讨论她会让我小弟弟试试那爆蛋的感觉,连忙转移话题说道:「你这几天不都是穿的黑丝袜嘛,今天怎么想起穿白丝袜了?」「我穿什么丝袜与你有关吗?信不信我明天把我换下来的黑丝袜带来让你吃下去!」我一听她这样说立马露出了神往的表情。「哎呦喂,我看是是不是这几天没收拾你了吧,要不要试试被我爆蛋的感觉呀,我会满足你的。」说完李林将脚挪出了课桌对着我就是一脚踢了过来,我措不及防被她踢倒在地。
  「下面在干什么?」这么大的动静终于是把老师惊动了。
  「老师,他肚子痛,要不然我带他去医务室吧。」李林伸手将我一把扶起,利用她这个才上任的班长的特权扶着我吃了教室门。
  一出教室她就松开了扶着我的手,叹了口气说道:「你呀,就是欠收拾,好吧,主人我就费力来收拾收拾你吧。」我揉了揉刚才被她踢的大腿,这才真实的感受到李林那看似柔弱的腿居然有这么大的力道,不过对于接下来的事却多了一份期待。我跟在李林身后来到了学校舞蹈队训练的房间,不知道李林从哪里找的钥匙,反正我就是怀着兴奋而又紧张的心情进入了房间。
  房间里满是舞蹈队的人换下来的舞蹈鞋和连裤袜,看得我小弟弟默默地昂起了头。也就在这个时候李林突然起脚,对着我小弟弟就是一脚踢了过来,等到那钻心的疼痛感穿到我脑子里的时候她的另外一脚也已经踢到了我小弟弟上。
  我顺势就倒了下去,李林一脚踩到我小弟弟上,帆布鞋整个平放在我小弟弟上,冷冷的命令道:「把地上的裤袜塞到你的狗嘴里,免得一会惨叫声侮辱了我的耳朵,我今天就让你试试什么是爆蛋的感觉,欧,说错了,今天我穿的是平底帆布鞋,我要用这双鞋子把你的蛋磨烂。」我看见李林眼神中的那股冷漠,再根据这段时间和她相处得出的规律我明白李林很有可能说到做到,心里也不免对今天自己作死的行为有些后悔。
  李林对着我的小弟弟就是一脚踩了下来,不过没太用力,整个帆布鞋就像是轻轻地压到我小弟弟上一样,果不其然,小弟弟被她这一弄搞得立马有了反应。
  李林帆布鞋的压迫激起了我小弟弟的反抗,小弟弟不自量力的想冲破李林帆布鞋的压迫。李林似乎也感受到了此时她脚下我小弟弟的异动。
  「找死是吧,不过没关系了,主人我今天就好好的来玩玩它。」说完李林左右挪动脚踝,那股致命的诱惑透过帆布鞋传来到我小弟弟上,因为这一周都没被李林踩过了,刚被她踩几脚我就感觉到小弟弟里面有一股热流快要喷发出来了。
  「主人,我……」欲望已经战胜了理智,我扭动着身体配合着李林脚下的动作在她脚下蠕动着。
  李林冷哼一声,踮起原本平放在我小弟弟上的帆布鞋,帆布鞋的前端踩在我那坚硬如铁的小弟弟上。「来吧,先让你舒服舒服!」李林一边说着一边碾动着我的小弟弟,虽然隔着裤子,可李林脚上那致命的诱惑还是让我的小弟弟喷出了一股浓浓的精华。
  已经被李林踩出了一股精华,我的脑子有些发蒙,脑子里一片空白,那股舒爽的感觉将我推上了天堂,李林将踩在我小弟弟上的帆布鞋收了回去,我的小弟弟却还在不断的摆动着。
  李林走到一旁一脚将地上的一条学校舞蹈队女生换下的裤袜踢到了我脸上,命令道:「把那东西吃进去。」我用乞求的眼神看着她,可她不为所动,我还想再努力一下,她却抬起脚对着我的头踩了下来,我连忙将那条黑色的裤袜揉成团含在了嘴里,一股浓浓的脚汗气味瞬间充斥着我的嘴,口水不一会就把裤袜打湿了,裤袜里的那股味道又变了,我咽了口口水,有些咸,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味道,不过我小弟弟却因为这一刺激而又挺立了。
  「果然很贱呐,来吧,把裤子脱了。」李林用她的帆布鞋在我脸上轻轻地划动着,帆布鞋底那深深的花纹不停的刮在我脸上,那感觉很奇妙。
  我不敢犹豫,连忙将裤子脱了下来,小弟弟脱离内裤束缚的那一瞬间坚挺的对着李林,就像是在对她行礼一样,小弟弟上还残留着刚才的精华。
  李林噗嗤一声笑了,用帆布鞋轻轻地踢了我小弟弟一脚,小弟弟被她踢得有些摇晃。「哎,好可爱的小东西,哎呀,你的蛋也不错,不过你今天惹我生气了,我要用它们来发泄!」此时的李林嘴角微微翘一个诱人的弧度,露出了让人心动的淡淡笑容,睫毛轻轻的颤动着。然后抬起帆布鞋,将帆布鞋的鞋底贴近了我的子孙袋,然后轻轻柔柔的说了句:「小弟弟,求我踩你呀」。
  此时的我就宛如她脚下的一条随时可能被她一脚踩得尸骨无存的蠕虫一般,从我的角度看过去,她就犹如一位掌握着生杀大权的天使一样,她左脚笔直的站立着,右脚翘起,帆布鞋底那神秘的花纹犹如黑洞一样吸引着我。
  我接连咽了几口口水,嘴里裤袜混合着口水的味道更加刺激了我的欲望,可嘴里被裤袜塞满了,我只能发出『呜呜』的哽咽声,李林高高在上的俯视着我,看着我在她脚下不停的挣扎。
  不过最后她还是用帆布鞋把我那坚硬如铁,已经快到达极限的小弟弟反踩到了我的肚子上,然后她踮起脚尖慢慢的揉虐拿着我的小弟弟,不断加大施加脚上的力道。
  就在我快要到达极限的时候,小弟弟里又有一股热流快要喷出来了,她却停了下来,戏谑的看着我,然后突然加力,猛的踩了下来,仿佛在她脚下的根本不是一个人,而是一个可以被她任意揉虐,无所谓的东西一样。帆布鞋底的花纹瞬间死死的压在我小弟弟上,小弟弟没有丝毫反抗的机会,然后她用力的朝前一滑动帆布鞋,鞋底的花纹直接将我小弟弟里的精华榨了出来。
  一股浓浓的精华从她的帆布鞋底喷了出来,有些还喷到了她帆布鞋底上。她却还没满意,将脚往回收了一点,然后又是残忍的往前一压,我感觉小弟弟真的快被她踩烂了。一股股精华被李林像这样榨了出来。
  李林将她那粉嫩的小舌头伸了出来舔了舔薄薄的嘴唇,那样子足以使任何人心甘情愿的匍匐在她脚下任她揉虐。
  「来吧,继续吧。」这次李林没有继续榨我的精华,而是将帆布鞋踩到了我的子孙袋上,我突然想起她说要碾烂我的蛋,前几天她残忍的将陈强的蛋爆掉的一幕还让我感到后怕,我可不想被她爆蛋,可如今的情况是我的命全在她的一念之间。
  李林踮起脚尖,用帆布鞋的前端不断摩擦着我的子孙袋,我感觉子孙袋的皮都快被她磨烂了,钻心的疼痛感使我痛晕了过去,然后又被更加痛的感觉惊醒,李林没有理会我在她脚下不断挣扎的样子,突然加大了力度,我感觉到子孙袋里似乎有什么东西在她不断的碾动下被踩烂了,我就这样晕了过去,晕在了李林的脚下。
  「你还敢叫!我让你叫!」李林的胸口强烈的气氛着,猛的一脚踢到了我的小弟弟上,我一阵吃痛双手捂着小弟弟躺到了地上,李林居高临下的一脚顺势踩到了我的脸上,踮起脚尖左右扭动脚踝碾着我的脸,靴底那深深的花纹碾在脸上更加刺激着我的小弟弟。
  「怎么?我的靴子就让你这么兴奋?好啊,那我就发发慈悲让你感受一下我的高跟靴跟慢慢的贯穿你小弟弟的感觉吧!」……
  李林看着我那已经涨得有些泛红的小弟弟冷冷的说道:「它很热吧,来,让我用靴跟来帮它降降温!」说完李林就把刚才那被我舔舐得干干净净还粘有我口水的靴跟慢慢的挪到了我的小弟弟的前端,尖利的高跟靴跟随着李林脚下的动作正在一点的一点的慢慢的没入我的小弟弟里!
  一双白色的帆布鞋死死地踩在我小弟弟上,帆布鞋的主人不顾我的求饶声依旧踮起脚尖用帆布鞋底不停的摩擦着我的小弟弟,我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小弟弟在帆布鞋下被碾成一滩烂泥!
  「啊!」我猛的从梦中惊醒,摸了摸小弟弟,还好,还在,没什么问题!原来是做梦!自从那天差点被李林的帆布鞋把我小弟弟给废了后我几乎每隔几天都会做这种噩梦。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