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淫妻交换  »  引狼奸母
引狼奸母
我的小学是九年制的,小学和初中部在一个学校,由于家里有钱,我交到了很多在学校里当「老大」的孩子,经常孝敬他们吸烟、喝酒,这样当有人欺负我的时候我就可以找人帮我报仇

  当时有一个和我很要好的高年级混混我们都管他叫大俊,看出了我心情不好。

  就问我:「江少咋了,闷闷不乐的,谁欺负你了?哥们找人干他,我认了个干爹,城南好几条街都是他的,手里还有把枪。」

  「我妈妈被人欺负了,我也挨打了……」

  「我干,谁这么嚣张,江老板的儿子都有人敢动,你爹那么有钱,随便雇几个不都得打死他!到底是谁胆子这么肥?」

  「我家楼下的民工。」我就把我妈妈是怎么被一群大鸡巴民工把鸡巴操进子宫里轮奸射精的,怎么被残暴的轮奸蹂躏了一整晚的都告诉大俊了,想让大俊找到那帮民工给我报仇,当然我没有说我出卖妈妈的事情。当时我明显感觉到大俊的呼吸变得很急促,眼睛也变得红红的,但我以为大俊是和我一样生气的。

  「你妈妈那么极品的女人居然……真他妈白瞎了,早知道这么容易……行了兄弟,包我身上了,我干爹手下一百来号人呢,肯定能找到,今晚我就带人去你家,和你妈妈了解情况,你回家先别告诉你妈妈,不然她肯定不好意思,我们去了给我们开门就行了」

  「谢谢你了大俊,还是你够意思,没白给你买东西,你今晚可一定要带你干爹过来,一定要抓住那帮民工,我一定要打他们!」「放心吧,我肯定带很多人过去,人多力量大,一定能找到。」我特别的高兴,妈妈已经哭了一星期了,今晚让妈妈高兴一下,有人帮我们了。我的心已经飞到放学后了,上课都在笑。

  终于熬到了放学,我像一只快乐的小鸟一样飞进了家里,吃饭做作业,晚上7点左右一阵们铃声,妈妈在卫生间洗衣服,我就去开门了,猫眼一看是大俊他们,大俊对着其中一个光头点头哈腰的,看来就是他的干爹了,确实是电视里老大的范,跟着来了有二十几个人,都是膀大腰圆的大汉,一看就知道都特别能打,我心想请对人了,就把门打开了。

  开门之后,大俊对光头说:「干爹,他爸就是希光集团的江总,有钱,他妈妈就是江总媳妇,是个大美人,人特别漂亮,奶子特别大,我们学校好些人都想操她妈妈,但是他爸太有钱,谁都不敢动,结果没想到被一群民工先给轮了。今天下午大黑哥找到了几个操过他妈妈的民工,听他们说他妈妈的逼特别短,能操进子宫里,肏着特别爽。」

  「哦?这么厉害么,一会可要好好爽爽,看看有没有你妈妈舒服,鸡巴最长的兄弟们我这次可都带来了,不过江总是个事。」「我听他说他爸要半年之后才回来」

  「那还等什么,进去吧!」

  我开了门就往卫生间跑:「妈妈,我找人来抓坏人了。」我妈妈从卫生间里走了出来,因为是夏天,妈妈在家里穿的很少,36D的雪白巨乳若隐若现,再加上被客厅里一群人的阵势吓得小脸发白,我见犹怜,光头老大明显被刺激了:「这身材真骚啊,给我扒了我先肏肏」马上就有五六个大汉抓住我妈妈,我妈妈拼命挣扎,但是跟着光头来的都是身高一米八多,膀大腰圆的壮汉,几下就把我妈妈扒光按在了茶几上,我朝大俊喊到「你不是帮我抓坏人么!」

  「等我和我干爹爽完就抓」

  「那么多废话,我绑起来别让他乱跑。」我就被捆了起来扔在了墙角。

  光头亲了几口我妈妈的奶子,然后脱光衣服露出了20多厘米长的大鸡巴,在我妈妈恐惧的目光下对准我妈妈的阴道口使劲的捅了进去,我妈妈的小腹瞬间顶起了一个包,我妈妈发出一声凄惨的喊叫,大光头则发出一阵舒爽的呻吟。

  「我操,真能肏进子宫里,真他妈舒服,我肏肏肏,肏死你……」大光头使劲肏了我妈妈5分钟左右,突然使劲抱着我妈妈的身体,下身一阵抖动,将一大股滚烫的精液射入我妈妈的子宫。「妈的,确实舒服,你们也爽爽,这么个美人,逼还贼舒服,过这村没这店了。」之后这群流氓都脱光了衣服开始一个接一个的轮奸我妈妈,这些大汉都有着20厘米长的大鸡巴,每个人都能把龟头肏进我妈妈的子宫,龟头残暴的捅穿我妈妈的子宫口疯狂的抽插,肆意撞击着我妈妈的子宫壁。不顾我妈妈的挣扎哭喊,将肮脏的的精液射入我妈妈疼得痉挛抽搐的子宫中。

  有一个流氓等了十几个人也没有轮到,于是就把鸡巴伸到了我妈妈的嘴里,我妈妈使劲咬牙想把他的鸡巴咬下来,但是妈妈因为这群流氓长时间的残酷轮奸已经被被折磨的气若游丝了,浑身都疼的痉挛,嘴上没什么力气了,那个流氓刚觉察到我妈妈的意图就迅速的抽出了鸡巴,朝我妈妈脸上使劲扇了一个耳光。

  双手一边使劲蹂躏我妈妈丰满的乳房一边骂道:「臭婊子,敢咬我,妈的一会肏死你。」

  我妈妈根本没法反抗也没有力气叫骂了,只能使劲瞪着他,我看到他打了妈妈之后鼓起勇气喊着:「你们都是坏人,等我爸爸回来找警察把你们都抓住!」「小杂种!真是给你脸了!」说完就提起我的领子扇了我好几个耳光,我妈妈沙哑着喊到:「别打他!我死给你们看!」

  这时候坐在沙发上看了半天的大光头说到:「江总跑了这么多年,真想鱼死网破我也很麻烦,不过……」大光头说着拿出了一把匕首把玩着,说道:「你死了容易,但你儿子到时候肯定后悔活着,你最好老老实实的,我兄弟们好好爽爽,你也不会少一块肉,你儿子也安全……」

  妈妈听完之后只是流着泪盯着天花板,刚才那个流氓还想操我妈妈的嘴,光头骂道:「不长记性,你那玩意真不想要了!下一个让你肏,这娘们的逼可比嘴舒服多了。」

  正好正在强奸我妈妈的流氓在一阵大力的抽插后射精了,让出了位置,刚才被咬的流氓就把鸡巴使劲捅入我妈妈的阴道里大力狂肏了起来,「臭婊子,敢咬我,我操死你!操死你!真他妈舒服,啊啊啊啊啊啊啊」。

  鸡巴在我妈妈的逼里肏的非常快,而且肏的力量非常大,就仿佛他的下体不是鸡巴而是一把匕首,想把我妈妈捅死。几分钟之后这个流氓也在我妈妈短小的阴道和滚烫的不断痉挛抽搐的子宫产生的巨大快感的刺激下射精了。

  之后大俊也找机会来肏我的妈妈,但他的鸡巴还没有发育的那么大,并不能将龟头肏进我妈妈的子宫,我妈妈的因为之前十几个人高强度的轮奸,子宫和阴道已经痛的快失去直觉了,在他这种程度的刺激下甚至没有感觉了,权当是缓了一口气,连身体的痉挛都没那么厉害了,「就是比一般女人紧点,也没你们说的那么爽啊,我妈妈的逼也和她的差不多,就是身材没她的好,我靠这奶子太大了,真软,好爽。」

  「哈哈哈,你还小,不懂这种享受,等你发育的再大点就知道这种逼有多爽了。行了,你就肏这一次吧,尝尝就行了,年轻人节制点,不然以后长不大。」之后这群畜牲不停的疯狂奸污我妈妈,用大鸡巴插入我妈妈的逼里大力狂肏射精之后马上另一个就补上来,我妈妈早已经失去了反抗的能力,只能留着眼泪承受着对女人来说不可承受的屈辱与痛苦,一次次的痛的昏迷过去,再一次次的疼醒,我也流着泪看着妈妈承受着痛苦,希望这地狱一般的轮奸蹂躏早点结束。

  除了大俊以外,这群畜牲的鸡巴都是把龟头肏入我妈妈的子宫里射精的,于是在肏过我妈妈三轮之后,我妈妈的肚子像怀孕一样鼓了起来。「这光见往里射不见往外流啊」「都射子宫里了咋往外流,妈的第一次肏这种逼,射子宫里真他妈舒服,」

  「把她架起来看看流不流。」妈妈已经被肏的失去了意识了,任由他们摆布,被架起来之后鼓起的肚子明显向下一坠,妈妈的双眉痛苦的纠缠在一起但依然没有醒过来,阴道口也没有精液流出来,一个流氓扒开我妈妈的阴道口往里看「我靠,这子宫口都能看见了,子宫会不会掉出来」「操,怎么可能掉出来。」这时候大俊走过来,说这回我得试试,然后把鸡巴对准我妈妈的阴道使劲捅了进去,大概是这样肏进了子宫,大俊爽的浑身哆嗦,「我操,真他妈爽,好像逼里还有个逼!真爽」然后肏了起来,巨大的快感刺激下,大俊刚肏了几下就射精了。

  当他把鸡巴拔出的时候我妈妈子宫里的精液像拉稀一样混合着血液喷涌而出,架着我妈妈的两个流氓吓了一跳,不自主的松开了手,我妈妈便瘫倒在混合着血丝的精液上了。

  「行了走吧,以后有的是机会,别玩死了!」这群禽兽终于结束了对我妈妈的蹂躏,临走之前解开了我身上的绳子,对我说,小崽子,别在外面乱说话,不然就杀了你妈妈,我早就吓得不会说话了,赶紧听话的点点头。

  虽然这一次对我妈妈的残忍轮奸结束了,但是妈妈的磨难却是刚刚开始,从这以后,我妈妈就彻底成为了光头和他手下发泄性欲的工具,不折不扣的精液马桶。

【完】